兜兜里有兜兜

驶向蔚蓝16(锤基)

捅肾要来了😉

Arashi:

你们期待已久的捅肾……不知道有没有失望?


15 


16


差不多在半个月后他们才抵达阿萨国都,海上时光宛如婚后蜜月,Thor终日都和Loki待在一起,两人就像连体婴一样。从船上下来换乘马车,颠了一路好不容易到了金宫,阿斯加德都已经入秋,Thor总算明白Loki为什么会一直误以为他是个公主。


——两国之间实在距离太远。


 


Loki一进嘉都就感受到了阿斯加德的热情,Odin虽然没亲自前来,但迎宾大臣都是公爵和亲王,Loki也亲自下车和他们致礼问好,随后在他们的带领下前往金宫。


坐回车上,Loki调笑着问Thor怎么不一起下车见见阿萨的贵族,Thor闷不吭声躲在马车一角,幽幽地说:“怕我们的关系见光死。”他的话逗笑了Loki,王子靠过去,任由Thor搂住他。


约顿使团被安排住在金宫一隅,Loki自从进入王宫便开始心神不宁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见自己曾经“心心念念”的公主。经过这次旅行,他已经对公主不再抱有想法,毕竟现在他有了Thor。然而见一见总是好的,Loki虽然对她称不上“爱”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鼓舞自己上进,而且如果能够结交,对约顿海姆也有利。


怀着好奇的心情,在和Odin王见面的晚宴上,Loki本打算趁Thor没来,好好地和公主聊上几句,结果直到晚宴的最后,阿萨都没有任何一位公主出席。


Loki失望极了,回到落脚的宫殿里还忍不住对Thor抱怨了两句,正在吃西瓜的男人后背一僵,尴尬地笑了两声。正巧此时有侍女来收果盘,Loki顺手截住侍女问道:“Odin陛下有女儿吗?”


Thor后背发麻,做贼心虚,不敢转过头去。


“好像没有,王子怎么会问这个?但听闻老国王年轻时候风流……”侍女暧昧地笑了起来。


Loki点点头,示意她可以下去了。仍旧无比郁闷,他坐到Thor身边,不死心地说:“我今晚没看见她,难道是我记错了……?她不是Odin王的女儿,而是Odin王弟弟的女儿?”


Thor清了清嗓,“要不要我帮你打听?”他放好果皮,微笑着看向Loki。


“你?你能打听什么。”Loki嗤笑一声,扭过Thor的下巴来,看着他被西瓜染得红艳的嘴唇,不由得心痒。


“哎,你整天应付那么多贵族,时间当然没我多,我作为约顿使团的一员,有权利和宫里上上下下的人交流。”Thor认真极了,眯着眼笑,凑上前亲了亲Loki。


Loki摩挲着Thor的脸颊,倒是没在意他说的话,故意说道:“那好,去帮我调查公主住在哪个宫殿,是否订婚,与谁订婚,今年几岁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Thor捂住了嘴巴,金发男人皱着眉头,无语地盯着他看。Loki大笑起来,舔了舔Thor的手心,刚挑逗完就被身上的金毛犬压在了长沙发上。


“别惹我。”Thor低低地说,前厅人来人往,他连忙松开Loki起身,整理了一下衣袖坐回原位。


“我发现给你换套衣服,你还挺好看的。”Loki特意靠近Thor,在他耳边轻声说。


Thor扭过脸去,“但你心里还想着别人。”


“我没有,我只是想认识新朋友。连我父王都知道,我们不太可能在一起,你会不明白吗?”Loki皱眉,难得坦诚地说出自己的心意。


Thor拉起Loki,把他往房里带,“大概是你昨晚说的不够大声。”他捏捏Loki的掌心,关上了房门。


 


第二天Odin派人带他们参观王宫,并出宫赏玩了嘉都几个有名的景点,Loki淡忘了Thor说过的话,傍晚回到宫内,他竟收到了去闪电宫的邀请。


闪电宫里住着的是Odin的长子,Loki眼皮跳动,觉得这场私下会面并不合适。


来传话的侍从看出他的犹豫,微笑着告诉他这次会面是王后Frigga安排的。Loki心下了然,认为是阿萨的王储想与自己结识,便大方地跟着侍从过去了,然而一天没见Thor,Loki还是有些想念,希望能快点回去见他。


闪电宫的建筑富丽辉煌,装饰用色分外夺目,前厅的挂毯上纹着金色的闪电,底色是大红,Loki稍稍讶异觉得有点傻,却发现这儿的配色多为金与红,迎面而来的熟悉感让他十分困惑。


侍从突然停下了脚步,“麻烦您在这里稍等,王子马上过来。”


Loki点点头,侍从有礼貌地离开房间并把门带上。Loki环顾这个依旧以红金为主调的屋子,篝火噼啪响着,盈着一股温暖的气息,这里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人在,Loki忍不住起身四处走走,书桌上摆了不少东西,他上前一看,那有Odin的画像,他旁边的人是王后,右边是一个陌生男子的画像,好像是那天见到的Balder亲王,然而在书桌最角落的位置,摆着一个稍小的画框,上面的人……Loki有点眼熟。


门在这时被推开,Loki听见声响当即回头,金发男人走了进来,脱下红色斗篷挂到衣帽架上,他穿着银白丝质衬衫,镶着纯金纽扣的深红色马甲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典雅,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及膝套袍。整个人利落英俊得像个神祗,胸前挂着阿萨王室的族徽,Loki张了张嘴,心砰砰地跳,太阳穴也骤痛起来。


他的公主——他的alpha——


“嗨。”Thor走到他面前,尴尬地笑着,摸了摸翘起的金色发梢,“我要重新介绍我自己了——”


“你是谁。”Loki上前一步,绿眼阴郁,“你是谁!?——”他突然吼出声,肩膀发颤,像被人踩到了死穴一样脸色发白。


“Loki你听我解释!”Thor慌了起来,“我不是故意骗你的,之前在船上我就说过……”


“说过什么,你是王子?”Loki尖锐地反问,“你怎么敢骗我!”他一下把桌上的照片拿到Thor面前,质问着对方,“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这是你妹妹!”如果是的话,Loki都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傻,对着人家的妹妹说这是自己的“未婚妻”,他紧盯着Thor脸上的表情变化,对方半闭上眼,嘟囔了一句。


“我没有妹妹,也没有姐姐。”Thor扶额叹了口气,没想到Loki的反应会这么大。


“那你怎么会有她的画像……”Loki倒抽一口冷气,太阳穴突突地跳起来,这两个人,同样都是金发蓝眼,Thor全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Loki感觉自己像座要喷发的火山,控制不住地揪过Thor的领口,一拳揍上他的下巴。


“Loki!”


“别喊我!你以为这很有意思吗?”Loki气极,抓起Thor又是一拳,他眼眶猩红,牙齿磨得滋滋作响,瞥见Thor脖子上暧昧的红痕更是气愤,气血上涌,蹭地一下拿出贴身携带的匕首,Loki看着那张脸几乎下意识要捅过去,最后对上Thor的蓝眼睛,他猛地刹住动作。


没想到这时Thor竟会突然伸手过来,Loki甚至没看清,就听见他发出痛呼,定睛一看匕首割开了他的衣袖,在手臂上落下一道划痕,Loki终于安静下来,看着刺目的鲜红一点点滴到地上,手一不稳,Loki丢下匕首夺门而出。


“我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
Thor嘶了一声,靠在桌边发出喘息,喊了几声都没有仆从理他,Thor气得打碎了一个花瓶,路过的侍女这才推门进来,被里头的景象吓了一跳。


“去叫御医,不要惊动其他人。”Thor叹了口气,没想过事情会变得这样糟。但Loki的脾气的确如此,没出人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,Thor揉揉额头,不想去看渗血的伤口,他知道,这也是他自作自受。


 


<<< 


 


Loki一回到使团落脚的宫殿就问副官什么时候能离开阿斯加德,他连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,好不容易才信任的爱人居然对他撒了一个弥天大谎!Loki真不知道是要先庆祝Thor不是平民、还是要为自己过去犯傻的言论哀悼好。


Thor是公主,公主是个男人,这个男人是他的alpha。Loki被气到脑袋生疼,坐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低吼着恨不得再冲去闪电宫给Thor几刀。


噢,现在他可是行刺阿萨王储的重犯,Loki冷笑起来,Thor不偏不倚,还是阿萨的储君——局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Loki感觉一切脱离了自己的控制。把头埋进膝盖里,他心里乱作一团。


 


接下来几天的使团活动Loki都称病没有参加,约顿使臣们见Thor不再出现,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,不敢询问。Loki懒懒地躺在床上,拒绝去思考任何与Thor有关的事情。


他住的房间在一楼,有天夜里睡得迷迷糊糊时他感觉窗外有动静,窸窸窣窣的,最后却不了了之。Loki睁开眼,一直失眠到天明。浑身疲惫不堪,新一日的活动他依旧不打算去,随团而来的大臣中胆大的说这样有些失礼,Loki瞪了对方一眼,“就说我高烧卧床不起!”他们同行也有带御医,只要不经阿萨医生之手,Loki保证这个谎言完美无缺。


因为他实在不想见到Thor。


令人意外的是,Thor的母亲却突然到来。


 


这是Loki第一次见王后Frigga本人,她同样一头金发,虽然人到中年,但依旧保持着优雅与迷人,流露着一丝可爱,听闻她是华纳人,却没对来自约顿的Loki怀有敌意,让Loki一下放松了许多,他吻了吻她的手背致礼,规矩地坐到了沙发一角,打量着正微笑的王后,不知她有什么意图。


“听闻你病了,是不习惯这里的水土吗?”Frigga坐到Loki对面,关心地问。


“只是不太舒服而已……”Loki咳嗽一声,不敢直视对方的目光。他总不能说,我是被你儿子气坏了吧?


“那就好。我叫御医来看看,给你开点药吧。后天就是阿萨一年一度的狩猎日,相信你也不想错过。”Frigga温和地笑,示意自己的侍女退下。


Loki如临大敌,房中突然只剩自己和Frigga——她是知道自己和Thor的关系了吗?


“没关系……约顿有自己的御医,但病情的好坏并不由我控制,也许我并没有好运气能参加这个盛大的节日。”


“噢,如果是因为Thor而让你抱病在身……我代他向你道歉。”Frigga直接提起这个名字,让Loki措手不及,仿佛一切都被看穿,她叹了口气说,“这其实都是个误会,错不在他。小的时候,因为我和Odin没有女儿,加上他长得好看,有段时间常把他当女孩打扮,没想到让你误会了这么多年……”


“这是我自己的问题,和Thor王子无关。”Loki绷着脸保持微笑,但表情已经有些不善,一种伤口被撕开的赤裸感让他悚然。Thor究竟告诉了他母亲多少?!


“你误会了,我向你保证,他并没有告诉我什么。只不过我是他的母亲,见他每天都不高兴,旁敲侧击了许久问出了几个词来。”Frigga拉住Loki的手,试图缓解他的不安,“虽然我不了解你,但是我了解Thor,这次前来虽然有些冒昧,但作为一个母亲,我必须说,他很少这么在意一个人,也许他犯了错,但找到正确的人不易,我不希望你们就此结束。”


Loki的脸倏地一红,Frigga去看过Thor,一定知道了他的手受伤了吧……


“所以后天狩猎,你能过来吗?给他一个弥补的机会?”Frigga期待地看着Loki。


“嗯……要看我那时候是不是痊愈了。”Loki别过头,抽出自己的手。


“唉,我觉得你们蛮适合的。”Frigga突然叹了口气,“你执着于公主?还是介意他骗了你?其实我也很喜欢公主,不如就让Thor穿女装给你赔罪?”


Loki立马站了起来,尴尬地摆手,光是想象那个画面他就要吓死了!Frigga真是的Thor的生母吗?!为什么她这么自来熟他却反感不起来?明明他们是第一次见面——


Frigga眯眼笑道:“那就这样说定了。你来参加狩猎,不然,我就让Thor……亲自过来。”她看着年轻的黑发王子大窘,却没有立马回绝她,紧皱已久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。


TBC

评论

热度(288)